导航菜单
首页 >  天富注册 >  » 正文

二号站测速网站_债务压顶 晨鸣纸业四面出击仍难挽颓势

  虽仍头顶“中国造纸龙头”称号,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早已风华不再。

  2018年9月至今,公司股价走势呈一条绵延的直线,徘徊在6元/股左右,市值维持在120亿元上下,相比2018年年初时的近300亿元蒸发大半。

  与股价一同收缩的,还有公司的野心。今年以来,晨鸣纸业不时表达“聚焦主业”、“进一步剥离融资租赁业务”等,但这并未让投资人重拾信心。

  部分市场人士认为,晨鸣纸业多元化转型导致的大存大贷、诉讼等问题一时难解,公司资金链或许存在暴雷的可能。不过,也有不少机构看好公司未来,认为最近纸价持续上行,晨鸣作为纸业龙头,业绩有望改善。

  多管齐下难挽狂澜

  晨鸣纸业一直试图挽回资本颓势。

  今年5月末,公司向111名激励对象授予7960万股限制性股票,还表示“继续压缩融资租赁业务,严控风险”。

  7月中旬,晨鸣纸业引入战投东兴投资,后者对子公司寿光美伦增资扩股。“此次增资将进一步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增强公司整体资本实力和竞争力。”晨鸣纸业表示。

  8月10日,晨鸣纸业公告称,公司拟将投资超过百亿元的资金建设黄冈晨鸣二期,并将该项目调整为浆纸一体化项目。

  从股权激励到引入战投再到大兴土木,无一不在宣示公司对聚焦主业的决心,及对未来前景的信心。

  市场对其褒贬不一。《投资者网》归纳雪球、股吧等观点发现,不少投资者仍对公司债务高企、大存大贷现象有所忌惮。

  但也有不少业内人士看好公司未来,如银河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尽管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表现不及其他业务,但考虑到融资租赁与酒店等主动调整对象营收占比进一步降低,预计下半年造纸相关业务的表现将逐季加速回暖,加快公司业务结构调整的步伐。”

  综合而言,市场对其仍持观望态度。9月9日,晨鸣纸业收盘价为5.52元/股。Wind根据近6个月所有机构预测数据计算,晨鸣纸业一致目标价为5.86元/股。晨鸣纸业目前的基本面并未给机构足够信心。

  今年中报季,晨鸣纸业营收同比增1.88%至13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1.3%至5.16亿元。看似扭转颓势,但后者主要得益于报告期内7.67亿元的政府补助,实际上公司扣非净利润同比降77.6%至0.68亿元。

  事实上,晨鸣纸业低迷业绩已持续两年多。2017年至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7亿元、25亿元、16.6亿元,连年下滑。

  多元化转型后遗症

  更大的风险还在后头。

  企查查数据显示,公司自身风险与关联风险分别为133条、905条。自身风险主要有公司因劳动争议、买卖合同纠纷等被起诉。

  关联风险为公司子公司晨鸣新能源被注销,晨鸣特种纸破产,晨鸣物流、湛江晨鸣、许昌晨鸣被法院强制执行,以及相关股权冻结、司发拍卖、行政处罚等信息。

  业内将晨鸣纸业目前危机归结于多元化转型。2014年,晨鸣纸业在造纸业面临瓶颈之时,选择了在融资租赁领域突破。

  “跨界没有那么可怕,为什么不敢?难道我们天生就是干造纸的吗?我们既然能把造纸这个产业做好,也能把其他产业做好,其实打法都差不多。”昔日在接受公开采访时,晨鸣纸业创始人陈洪国如是说。

  融资租赁业务,即上市公司购买设备然后租给客户,主要投向是政府平台类企业。除此之外,晨鸣纸业还将自己的造纸设备出租给中小造纸企业。

  这种模式的优点是业务扩展迅速。2015年至2017年,租赁业务为晨鸣纸业贡献净利润20%至50%不等。

  但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租赁业务资金使用成本高,业务规模越大,资金缺口也就越大。而造纸行业本身就是重资产运营,对上市公司的现金流有着极高要求,中小企业造纸资金管控能力、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差,可能出现占用设备、不支付租金的行为。

  自2014年布局该业务以来,晨鸣纸业负债率就达到75%,此后再未低于70%,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也维持在1倍之下。

  雪上加霜的是,租赁业务看似顺利。期间,晨鸣纸业并未意识到这一问题,并开始将触角伸向房地产、采矿等多个行业,为之后的司法纠纷等种种危机埋下伏笔。

  债务评级或遭下调

  2019年,租赁业务大规模暴雷,坏账损失达到5.24亿元,造成同期净利润大幅下滑。国盛证券分析,2020年若仍按照5%的比例计提长期应收款,晨鸣纸业预计最大计提减值准备0.6亿元。

  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

  今年7月8日,中诚信国际将晨鸣纸业的AA 的主体信用等级和“17晨债01”“18晨债01” AA 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目前晨鸣纸业总债务规模虽有所下降,但受前期融资租赁业务快速扩张及在建项目投资较大等因素影响,债务规模仍保持高位,债务期限结构有待改善且货币资金受限水平很高,短期偿债压力较大。”中诚信国际表示。

  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728亿元总负债中,短期借款占比过半,达到2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69亿元。

  货币资金虽有193亿元,但其中用于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存入银行的保证金达到123.68亿元,相比2016年的24.5亿元,增长5倍。

  晨鸣控股也受到波及。9月4日,大股东质押了其所持有的晨鸣纸业6500万股,质押率逼近43%。

  债务压力排山倒海而来,晨鸣纸业要如何才能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