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天富APP >  » 正文

天富APP登录脚印|我终于知道写故事是怎么回事

在学习写作这条路上,天富APP登录我走得很开心。一是,因为没有任何学习目标或任务的负担,只是单纯的喜欢。二是,因为我在路上遇到了一群喜欢的人,一路同行,相互引领,彼此鼓励。

天富手机客户端

图片来自网络
01    初次体味“创造”的感觉

这次写作训练,天富APP登入我抽到的关键词是第2组——“火车站、凌晨、酒吧”。这是我第二次写虚拟故事,相比第一次的惴惴不安,这次我心里已经不那么慌了。

知道关键词后的前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故事的框架。“火车站”“凌晨”,这两个词都暗含着新的开始,于是,我初步的构想,是写一个人的人生转折。这种转折除了外因的推动,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个人内心的觉醒。

“酒吧”这个词,一时之间,曾让我有点无措。我从没去过酒吧,因此,对把故事的主要发生场景设置在酒吧这件事,我心里没底。为避免让人看出外行,我决定把“酒吧”这个关键词边缘化,让它只做为故事的背景场所。

为给文中的酒吧起个名字,我在网上重点搜索了北京的三里屯。当时想,最起码不能让读者一看名字,感觉像个饭店吧!周末在老妈家吃饭,看到电视上正在播《生活启示录》,发现里面有不少关于酒吧的镜头。回家后,又特意搜了相关的片段观摩、体味了一下。

做过的这点微不足道的资料准备,虽然没怎么用上,但竟然让我找到了一点当“作家”的感觉。记得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写到过,他为了写《平凡的世界》,“找来了这十年间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一种省报,一种地区报和《参考消息》的全部合订本。”“一页一页翻看,并随手在笔记本上记下某年某月某日的大事和一些认为‘有用’的东西。”

我期望着终有一天,我也能够娴熟地借助各种资料去模拟经历各色人生,而让读者觉察不出我的外行和游离。但目前,我还驾驭不了这个方法。

做为一个“白”得不能再“白”的写作新手,我决定还是从身边熟悉的人和事写起。我翻了翻之前写过的博客,那里面有我积累的一些故事素材。找到了几年前写的一个故事,决定以它为蓝本“创作”一下。

回顾上述思考过程,尤其是故事框架的形成过程,我发现,我终于走出了用文字记录生活的阶段,向“创造”一个人物,“创造”一个世界,迈出了颤微微的一步。

上次的对文活动,虽然也算“创作”了一次虚拟故事。但那个故事框架不是我搭建的,我只是借了晴雪凝和陈千寻两位队友所搭的屋架,砌了一间屋子而已。

这次,虽然只是平地起了一间“茅草屋”,但在我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却有着标志性的意义。

02    “痛”与“惑”

有了故事框架,只要有时间,我就开始信马由缰地写。故事情节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对哪段故事情节有思路,就先写下来,也不管情节是否前后矛盾,是不是前言不搭后语。

我们老家有句老话叫“有骨头不愁肉”,大部分时候是指:孩子小的时候长得瘦弱,但是只要有骨架,就不愁长不成大姑娘大小子。

写着写着,我就发现“肉”太多了,超了字数限制。于是,开始“减肥”。这是个痛苦的过程,但也是收获最大的环节。

在删减的过程中,我进一步厘清了故事脉络。哪些段落是对故事情节有推动的,哪些是无关紧要的。某些情节的设置,可以为主题起到什么作用。这些,都在心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忘了是哪个老师说过,学习写文章,先从解剖文章开始,然后再一一还原。因为是自己的文章,解剖起来,也更加轻车熟路。

另外,以第一人称写故事,于我而言,还存在一个心理突破问题。“突破”,也是有痛感的。

故事的结尾,是我最纠结的环节。开始着笔时,女主人公的命运如何,我自己心里也一直是个未知数。

写意人老师在《也谈故事立意》中写道:“写到最后,总有一个意味深长的结尾在等着。水到渠成可能就是这么回事。”

这一点,目前我还做不到,而且差得远。每每面临文章的结尾,我总是很吃力。其中的因由,我自己琢磨了一下,觉得应该与文章的“立意”不够明晰,甚至在写作的过程中发生摇摆,有很大的关系。

在总结座谈会上,我以文章的“立意”为突破口,提出了笼罩在心头很久的疑惑。小婷半清、断鹂、写意人三位老师的发言或文章,帮我把“惑”解了十之七八。未解的部分,还得等着我自己慢慢消化和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