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天富APP >  » 正文

凤凰二号站手机_解密造纸厂集体“做局”收割废纸商全过程

  从一开始高呼“冲上3000去”,到涨价放缓后的惴惴不安,再到价格急转直下后的恐慌,“破烂王”们的心态转变,也是造纸行业从疫情肆虐时的进退失据,到后面生产逐渐恢复后重拾废纸价格话语权的连带效应的一个体现。

  先说一个观点:由于上下游的信息不对称,众多造纸厂们联手做了一场局,把上游废纸经销商们的废纸存货给一次“哄”出来了。

  再说一个结论:而这一场局能轻易实现的原因,是因为包装行业即将迎来三个重大拐点的集中反馈。

  包装行业三大拐点:

  1.未来10天之内,是造纸行业从“开工不开产”到全面恢复生产的拐点。苦熬一个多月,造纸厂已经做好了全面生产的准备,最晚不会超过3月中旬,造纸产能就将全面恢复;

  2.随着打包站逐步恢复开工,未来10天之内,是废纸流通全面恢复的拐点。废纸经历了这一波降价、去库存之后,新的废纸供应能否得到补充、废纸的价格会不会因为新一轮的供需平衡需求再次面临重大价格调整,将得到检验;

  3.这将是上游供应端层面,考验原纸价格走向的拐点。受废纸价格和产能恢复速度、乃至下游终端客户开工率的影响,成品纸的价格也会面临新的挑战。

  如果以上观点您都不认可,建议您左上角关闭这篇文章。接下来将从第一个观点,造纸厂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联手把上游废纸经销商们的废纸存货给一次“哄”出来说起。

  现在废纸经销商群体中存在一种声音:废纸价格的一路急转直下,全是因为造纸厂在集体做局。

  废纸价格上涨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疫情造成的废纸回收、打包站开工和废纸送货迟滞,导致供应不足,造纸厂普遍缺纸,为了补足原料库存,涨价也就成了必然。

  但面对原料不足,大纸厂和小纸厂的应对能力和具体措施是天差地别的。像玖龙这样的大厂可以把车队直接派到打包站,满世界拉纸;山鹰早早就布局中转站,打通了废纸收购渠道。不仅如此,由于账期稳定,打包站普遍更愿意将废纸卖给大厂。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厂的废纸库存在春节后得以快速恢复。

  然而,大纸厂和小纸厂的废纸收购能力有很大的差异,长期以来人们都习惯关注头部造纸厂,从玖龙、理文们的废纸入库量判断整个造纸行业的库存恢复而忽视了造纸厂们的能力差异,以至于被中小造纸厂们联手做了一次局,把手里的废纸给“哄”了出来了。

  到底是不是这样,老板们可以自行判断。但从结果上,这一次造纸厂一起努力,废纸商们在“造纸厂屯够了废纸”的认知下集体抛售,成功“脱逃”,实现了全面开工前废纸荒风险的转嫁。所有所有的造纸企业都从中受益,有些造纸厂甚至出现废纸爆仓。

  “破烂王们”也并没有吃大亏,只是赚的少了。从开工到现在,废纸价格连续数轮上涨,不管是废纸经销商还是打包站都已经获取了高于年前预期的利润(中场入局的除外)。

  但需要注意的点是:

  当前流通的废纸,很大一部分都是年前的库存。打包站的恢复是慢于造纸厂的,在这一轮快速且数量巨大的出货中,废纸打包站的真正供货能力并没有完全考验。

  未来10天之内,是造纸厂全面恢复造纸产能的集中爆发期。然而开工没有回头箭,造纸机的开动成本是昂贵的,一旦全面开工,对于废纸的需求将是源源不断的,废纸供应的速度能否跟的上消耗,在接下来的一周内都将得到检验。因此,未来10天之内,将是考验全国打包站废纸流通回复能力的重要时间节点,也是废纸价格会否再次调整的重大时间节点。

  假设,如果后续的废纸出货量能够稳定,打包站的造血能力得了到验证,造纸厂有源源不断的废纸收进保证开工,那么在从最上游的原纸供应层面,开工以来的涨价理由就不成立。当然,如果中间除了岔子,只能麻烦中下游的包装企业继续买单了――开启新一轮大涨价或许很难,但因为“用不起纸箱”导致纸箱厂订单不升反降,就很难受了。